背景板

雷安。
雷祖。
有洁癖记得取关。

【雷祖】怀表

现代设。
蒙特祖玛是落魄贵族的后裔。
因为家族已经没落,所以她开了间做宝石鉴赏与名表维修的店,来维持生计。
雷德则是。雷德身份我没想好(?????)

时钟无时无刻不在咔哒作响,单调得实在让人感到烦闷。
房间内各式的钟摆晃动的频率几乎重叠,从表盘能看出已经年代久远,似乎能昭示店主辉煌的过去。

蒙特祖玛侧过头去看墙上的钟表,时针正巧停留于七点的位置上,时间与门外漆黑的夜空都彰显着夜色渐浓。

部分制表的人有种习惯,他们会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表盘里。
祖玛也有这种习惯,她会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她制作的表上。

刻在一个不会被轻易发现的角落里。

祖玛站起身,将门内挂着的牌子翻面,转为绿色的“Close”对着门外。
祖玛喜欢绿色,不光是因为这和她发色相符。这个颜色给她带来的,是不被人打扰的安静。

雨滴划过门外的玻璃,透过街道旁的路灯,她可以看清马路上的水洼反射着彩色的光。
与那个莽莽撞撞踩踏着雨点跨越这条路的少年。

他赤色的发丝被淋湿了大半,此刻温顺的贴在脸颊边。高高束起的马尾垂落在身后,纯黑的眼罩几乎将小半的面容所遮掩。
祖玛迟疑了几秒,还是选择将门拉开。
那个少年几乎在下一秒就冲进了店中,女孩便再次抬手将门关上。

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默契,这令蒙特祖玛感到诧异。

雷德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他脚下的地毯被飘进来的雨点淋湿,此刻尽是肮脏的鞋印。
祖玛将干燥的毛巾递给他,那块是她最喜欢的。
有着浅粉色的花纹,与在角落绣着的碧绿色的图案。
那据说是她的家族未曾没落时所用的族徽。

雷德没有接。
他朝女孩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然后用不予拒绝的态度,将怀中揣怀已久的怀表与钱包递给她。

“麻烦啦!三周之后我会回来取的!这是定金。”

他的呼吸因为刚才的小跑而略有些喘,此刻说话的语速显得断断续续。
祖玛愣了一下,雷德就已经推开门,顶着风雨再次离去了。
她只能看见那少年的背影。
有些眼熟。

她坐回木制靠椅上,在明晃的灯光下打量这块怀表。
它显然被主人小心的呵护着,连表盘上也只有一些细小的磨损。内核是种独特的设计,眼熟到有些不可思议。

她的心跳毫无征兆的开始加快,于是祖玛捏紧了工具,轻而缓慢的将表完全拆卸开来,齿轮没有明显的损坏,但能看出曾经被修理过的痕迹。
其他细微的地方被祖玛细细的查看,她的动作停顿于下一秒。
几乎是难以言喻的讶异。

那个角落,刻着一个名字。
“蒙特祖玛”
那是她自己的笔迹。

店门被一只白暂的手所拉开,窗帘边挂着的风铃叮铃作响。
蒙特祖玛头也不抬,她此刻正专心于研究手中的宝石。
那是很珍贵的帕拉伊巴碧玺,此刻被光线照射下透露着的光辉比钻石还要璀璨,更加摄人心神。

“修表还是宝石鉴赏?”
“我想你啦!祖玛!”
她用着清冷的声线询问着。
直到那清亮也熟捻的声线响起,才将她的注意力从宝石那给拉了回来。

她抬起头,眸底是那波澜不惊的深邃。因着认真而显得有些严肃的神情,五官却还是精致如常,未被时间消磨去分毫光彩。
雷德将手掌撑在她面前的桌子上,纯黑的眼罩将面容遮去小半,此刻的笑容有些轻佻与浮夸的感觉。

他的衣领敞开着,露出了锁骨和部分白暂的肌肤。
唇瓣是印象中那般漂亮的弧形,只是此刻喋喋不休的样子,显得有些呱噪。
祖玛微垂下眸,将视线移回了手中的宝石上,她的声音和本人一样,有种平缓的温和感,即便是下逐客令。

“没事的话就离开吧。”
这句话显然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雷德还是端坐在旁边的待客椅上,有种仿佛在自己家一般的随意。
他沉默着却也微笑着。
然后再次拉长尾音着唤她名唤。
“祖玛——”

如果不是天色渐晚,恐怕雷德还希望待的更久。
他太想待在祖玛旁边了,即便那女孩并不怎么搭理他。
这是一种感觉。这会另他感到安心。

蒙特祖玛其实也挺烦雷德的。
他太吵了,即便偶尔会因为她的话语而安静上一会,但过不了多久,又会开始闹腾。
做这些活需要安静的环境,所以她会在需要专心的时候,对雷德下逐客令。
不过他自然也是识分寸的,在这种时候他会安安静静的待着。

就这样消磨过了一天。
雷德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他起身将店门推开,再次回头又是那过分灿烂的笑容。
“祖玛,我走啦!”
蒙特祖玛有时候会轻声回应,有时则是默不作声。
从雷德的衣装上可以看出他身份不简单,可他却总是花大把的时间待在自己的小店里。
祖玛不是不懂,只是既然雷德并未挑明,她便不会主动提起。
两方都安静的,为对方提供了足够的隐私。

“那么再见咯——祖玛”
祖玛将手中的工具放下,背因为长时间躬着而有些酸疼。
她抬起头,雷德的背影被夕阳拉的长极了,就是一瞬间带给祖玛的那种悸动感。
她开口叫住了他。

“等等。”

雷德转过身,他的手还撑在门上。
此刻他略带些疑惑的目光注视过来,反倒另祖玛感到安心。
她站起身,径直跨过工作台,从旁侧摆着各色宝石的柜子下方,将抽屉拉了出来。

里面有一块怀表。

表盘是普通的样式,内核却是运用了特有的制作方式。
这是蒙特祖玛自己制作的怀表中,她认为的,最完美的作品。
她将表取了出来,包在洁净的方巾里。
那也是她最喜欢的一块,有着浅粉的花纹,与在角落绣着的碧绿色的图案。
那据说是是她的家族未曾没落时所用的家徽。

祖玛轻轻抿唇,略勾起了一点点弧度,浅浅的微笑在他看来,好看到 不可思议。
她将怀表递给了雷德,而他近乎于局促的接下。
夕阳将两个人的身影拉的长极了,他们的影子在此刻,紧紧的贴在一起。

“记得要保管好。”
似乎是如此承诺着的。

祖玛沉默着将门拉开,再将雷德抱起,跨入店内径直略过展品与工作台。
她踢开隔间的门,将他放在软榻上。
祖玛从没有这么庆幸过自己从未荒废过锻炼。
血液从雷德的衣服渗透到床单上,再滴落到地毯上,蔓延开来形成深褐色的图案。

稍微离开片刻的祖玛便已将绷带和药酒带回,在她进入隔间的瞬间,手腕便被一只滚烫的手紧紧捏住。
她微微使劲试图把雷德的手掰开,却终是徒劳。

她低下头,沉默着打量了他许久。
纯黑的眼罩早被划破,此刻松松垮垮的搭在发间。雷德的眼睛紧闭着,似乎在按耐着痛苦。
祖玛压低身体凑近他耳畔,用着那清冷也平缓的声线唤他。
“雷德,松手。”
她看到他的紧锁的眉头舒缓了些,然后那只紧捏着她手腕的手,握的力度轻了些。

祖玛突然有些想笑。
她起身,用另一只手覆上他额头。
果然是发烧了。

雷德微微睁开眼睛,倒映入视野的是全然陌生的环境。
他费力的撑起身,身上的伤口被细心的包扎过了。
药酒的味道此刻闻来有些刺鼻,血液渗出,染红了本该洁白的绷带。

他伸手拽下额头上的毛巾,用指尖能触觉这是湿热的,似乎能起到降温的作用。
但这并不是雷德所关注的。
他静静的看了很久。
毛巾有着粉色的花纹,与在角落绣着的碧绿色的图案。

隔间的门被拉开,手的主人是个高挑的女孩,她将盛放着温热米粥的碗放在杂物柜的上面。
然后沉默着看了雷德很久。
直到他有些按耐不住性子,想解释或者叙述自己的来历,与造成这些伤口的原因时。
还是祖玛先开口,打断了雷德还没说出口的话。
“吃点粥吧,你应该也饿了。”

祖玛不会主动去问。
而雷德也不会主动提起。
他有些害怕,当然这里指出的,并不是这个词汇所代表的那种含意上的意思。
他害怕祖玛根本不在乎。
所以祖玛不提,他也不说。
但这次有些不一样了。

双方都没说话,气氛略有些僵。
寂静里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显得温暖又暧昧。
到底还是雷德先开口打断了沉默。
“祖玛,能帮我买杯草莓味的热奶茶吗,拜托了!——”
雷德将双手合十,唇角还挂着那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他的举动牵扯了还未痊愈的伤口,于是他故意做出呲牙咧嘴的样子,以着搞笑的姿态来缓和僵硬的气氛。

拙劣的借口。
祖玛垂下眸,将视线挪移到染血的地毯上。她沉默着,将刚开始活跃的气氛再度冻结。
可雷德知道她会答应的。
没有任何缘由的盲目自信。
指针转动时咔哒作响,单调的实在让人火大。
空气中似乎藏着淡淡的火药味,可仔细一闻,却又发觉根本没有。
蒙特祖玛做以回复的声音显得理智而也平缓淡然。
“好。”

当蒙特祖玛推开隔间的门时,她抬眸望去,狭窄的隔间里面空无一人。
若不是软榻被血液渗透,与手中奶茶的温热感,祖玛都无法确认雷德是不是真的来过。
预料之中。

她紧抿起唇,沉默着将逐渐温凉的奶茶放在了橱柜上。
心脏突然跳得略有些快。
于是祖玛伸手覆着于自己额头,因刚从门外进来,她的皮肤此刻还是处于冰凉。
她突然想去找他,可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蒙特祖玛低下身将被褥抽出,满地狼藉到底还是需要被打扫的。
雷德喜欢蒙特祖玛。
她知道的。
所以,以后估计不会再见面了吧。

记忆仿若开闸般席卷而来。
祖玛哑着声,试图开口说些什么。
却终是徒劳。
以第三视角观看自己的过去,可真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她挣扎着坐起身,回过神还是在店中那个小隔间的软榻上。
鼻息间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梦醒了,又该开始工作了。

祖玛将店门拉开,站在门口的地毯上。
外面刚下过雨雪,空气中有着寒意彻骨的冰凉。
她深吸了一口气,寒冷将她眸底的平缓给冻结住了,但仔细看也能发现那深藏着的属于少女的温柔。
她就这样沉默着等了好久,好久。
终究是没有等到那个咋咋呼呼的家伙。

他不会再来了。

真结局↑
FIN

圆满的结局↓

门被一只白暂的手给推开,挂在窗帘边的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那个有着赤发的少年,挂着他一如既往的标记性的灿烂笑容。
祖玛抬起头,她的视线直直撞进雷德未被眼罩遮盖的眸子里。

“祖玛——我想你啦”

女孩沉默着站起身,她的唇线紧抿,略有些严肃正经的感觉。
她径直略过了工作台和展柜,站在了雷德的面前。
几乎在瞬间贴近的呼吸。

她略勾起唇角,展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手中紧攥着被方巾包裹着的怀表。
那是她最喜欢的一块。
她伸手,将手中的物品递了过去。
递给了那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傻小子。

“祖玛,我喜欢你——!”

“我也是。”

FIN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背景板 | Powered by LOFTER